農產品評論~~分享 時間: 2008-07-30 10:48:35
上世紀80年代以來,國際糧價大體上出現了三次下跌和三次上升,最近的一次的顯著上升始於2002年以來。但從全球糧食供給和消費看,上世紀80年代以來全球糧食供給始終大於糧食消費,糧食並不存在絕對的短缺。顯然,糧食價格的劇烈波動不取決於絕對供需缺口。如果糧食價格不取決於絕對的供需缺口,那麼我們很容易想到的是糧食庫存的波動對糧價的影響。我們將糧食的庫存和國際糧食的平均價格作比較可見,糧食價格的波動與糧食庫存波動具有顯著的負相關。這進一步證實糧食的價格主要取決於相對供需,而不是絕對供需。

  產量主導庫存的歷史改變

  庫存波動取決於糧食的產量和消費的波動。當糧食消費大於產量時,庫存減少;當糧食產量大於消費時,庫存增加。從上世紀70年代末以來的資料看,糧食產量圍繞糧食消費波動,也就是說,糧食的產量具有更大的波動性。而糧食消費的波動性相對平穩,這意味著糧食產量是影響糧食庫存從而價格的主要波動性因素。

  影響糧食產量的基本因素有兩個:單產和糧食播種面積。從資料看,2002/2003年之前,糧食產量對糧食庫存的解釋力比較強,糧食庫存的確隨著糧食產量的增減而增減。但從2002/2003年度以來,這一現象發生了顯著變化。隨著收穫面積和單產的提高,糧食產量在近三、四年來總體上呈現出不斷升高的趨勢,但是糧食庫存卻反方向下跌至30年以來的歷史低點。

  糧食庫存和糧食產量反向波動的事實說明,與歷史上的情況不同。近年來,糧食需求一定因為某些異常因素而出現顯著增加,從而在糧食產量增長並沒有出現與歷史相比異常的情況下,庫存出現大幅縮減。所以,我們需要檢驗影響糧食需求的因素。

消費的異常增長非人口增長導致

  由於糧食消費=人口數量*人均消費。所以,我們可以將影響糧食消費的因素分解為人口增長和人均糧食消費。

  從人口資料看,全球人口的確在快速增長,但是增長速度基本上呈現線性特徵。近三十年來,人口增速基本按照每5年增加4億的速度變化。因此,我們認為,人口增長儘管是影響糧食消費增長的關鍵趨勢性因素,但是線性增長的特徵說明人口增長不能解釋近五年來糧食需求的異常波動。

  觀察另外一個影響糧食消費的因素即人均糧食消費量可以找到答案。全球人均糧食消費量在2003年之前基本穩定在340公斤/人年的水準上下,然而在2003年以來出現明顯提升,至2007年人均消費量達355公斤/人年。作為對比,全球人均糧食產量增長在相對緩慢,由1990年的325公斤緩慢上升為2006年的342公斤,平均每年僅增加0.31%。我們認為,人均糧食消費量的提升是近年來糧食消費出現異常波動的關鍵因素。

  進一步分類比較發現,人均小麥消費在上世紀90年代以來處於下降過程,人均大米消費在2001年以來也出現下降。相反,人均大豆消費在上世紀90年代後期以來持續上升,人均玉米消費量在2003年後扭轉以往的下跌趨勢出現顯著回升。可見,近幾年來人均糧食消費量的快速提升主要是由大豆和玉米引起的。近五年來,全球人均糧食消費增加的大約15公斤/人中,玉米的貢獻大約12公斤/人,占比80%,這主要是由生物能源需求增多導致。

糧價仍將高位運行

  分析說明,國際糧食價格取決於糧食庫存的波動。在2002年之前,由於糧食消費波動相對平穩,糧食的產量很大程度上解釋了糧食庫存波動,但這種現象在近幾年出現了明顯改變,主要原因在於糧食的消費出現了異常的需求擴張:第一,能源價格高漲帶動生物能源需求,玉米和大豆等需求快速增長。這一因素大約解釋了近幾年來人均糧食消費量增長的80%;第二,居民食物結構改變(發展中國家為主),對肉食品消費增多,從而間接帶動了飼料如玉米和大豆等的消費。這一因素大約解釋了近幾年來人均糧食消費量增長的20%。因此,與歷史上由耕地面積減少導致產量和庫存降低不同的是,儘管2002年以來,糧食的收穫面積和單產都在增加,但是由於糧食需求路徑的改變帶來大量增量需求,糧食庫存沒有隨產量增長而上升。

  我們按照過去五年來的平均增速來估計未來一年內的收穫面積、單產、人均消費量和人口增長,結果顯示,未來一年內收穫面積增長0.67%,單產增長1.03%,人均糧食消費量增長0.56%,人口增長率為1.2%。也就說,消費將增長1.76%,產量將增長1.7%,由於消費增長大於產量增長,意味著短期內全球糧食庫存難以明顯好轉,從而糧食價格高位運行的情況很可能仍將繼續。

  總之,按照我們的邏輯:若試圖平抑糧價,要麼全球經濟體在通脹背景下進一步採取緊縮性措施直至全球經濟出現明顯減速甚至衰退,從而使國際油價大幅下跌,使全球因生物能源需求而額外增加的糧食需求也大幅減弱;要麼通過糧食產量(短期內主要是耕地面積)的異常擴張來應對糧食需求的異常擴張。短期內,在世界糧食產量,尤其是糧食耕地面積無法快速大幅擴張的背景下,糧食價格仍可能繼續上漲或者高位運行,直至全球性宏觀政策進一步緊縮和世界經濟進一步明顯減速甚至衰退。